您当前所在位置:我要资源网 > 教育 >

法国的钢铁元帅达武简介

发布:2019-07-20 09:10:13     编辑:资源君     来源:我要资源网

 


路易.尼古拉.达武元帅

路易.尼古拉.达武元帅

Marshal Louis-Nicolas Davout
生日:1770年5月10日
出生地: 法国 约讷省 安诺克斯市
荣誉勋章:大鹰级
帝国爵位:亲王
离世年月:1823年6月1日
死亡原因:疾病
离世地点:法国  巴黎
所在凯旋门位置:达武在东柱上

大革命的支持者


达武元帅即便不是拿破仑麾下最为杰出的一个元帅,但是也称得上是最杰出的元帅之一。众所周知达武军纪严明,对人严苛;同时他又以不修边幅而被人们熟知。他出身贵族,但他的家族现在却非常贫穷,住在农舍中。在他八岁时,他的父亲因在打猎中遭遇意外而死亡。
在经历了欧塞尔军校和巴黎军校的学习后,达武成为了皇家香槟骑兵团的一名少尉。尽管他出身贵族,但他却接受了革命思想和革命原则。不久由于他的直言不讳而惹下麻烦,他团中的士兵由于未经审判而被捕,他强烈抗议政府的行为。但他的行为也足以使他身陷囹圄,他被关在阿拉斯。他在被监禁六周后释放,之后他赋闲在家,然而他却在此期间被选举为约讷省国民卫队第三营的中校。


1792年初,达武亲自救下了几个人的性命。一伙人包括前芒德主教德.卡斯特拉内,他们企图逃离法国。然而多尔芒的居民却发现他们藏匿于一个旅馆中,因此不断有人加入暴徒的行列并且他们打算强行冲进去,就在这时达武带领着他的士兵挡在中间,并告诉他们想要进去,首先要通过他的士兵们。看到形势逆转,暴徒们一哄而散。随后达武把这伙人送到了当地的监狱。


1793年他带领他的部队加入到比利时军团,达武在内尔温登战役有着上佳的表现。由于战争的失利。他的司令迪穆里埃决定叛变,达武带领他的士兵去抓捕迪穆里埃。他和他的士兵正好在路上发现与奥地利人密会归来的迪穆里埃。迪穆里埃未能成功的说服达武站在自己一边,当他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时,迪穆里埃转身向奥地利的营地逃跑。达武命令士兵开火,并开始追击,他们几乎追上了迪穆里埃,这是由于迪穆里埃的马不敢跳过一道深沟,但是迪穆里埃很快地骑上他的部下路易-菲利普的马逃跑了。


为了表彰他的努力地抓捕迪穆里埃,达武被晋升为上校。在短短几个月后他又被晋升为准将。在当年的七月末,他收到通知他要被晋升为少将,他以自己年轻,资历尚浅而拒绝了晋升。此后不久,由于他的贵族出身他被强制离开军队并远离巴黎。在此期间,他的母亲因私下联络流亡分子而被捕。在陪同母亲去接受审判的路上,达武知道了母亲的罪名,在半夜时分他悄悄走出旅馆,跑回自己家。他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家却没人发觉。他发现可能成为证据的信件并把他们烧毁,然后又匆忙赶回旅馆,这样就没有人发觉他曾经离开过。当审判时,法官发现对他母亲的指控没有足够的证据作为支持。


德赛的庇护


随着罗伯斯庇尔政府的倒台,达武被允许以准将的身份在摩泽军团的骑兵团服役。他在这里与德赛将军和乌迪诺成为了好朋友,并参加了卢森堡战役。达武在奥地利人发动反攻,夺回曼海姆时被俘。奥地利人允许法国人宣誓不在参加战斗而释放他们,因此他被允许回家但是不能在军队中服役直到1796年双方交换被俘军官才解除他的假释协议的束缚。接下来他在昂贝尔师服役并且参加凯尔和哈斯拉赫的战斗。1797年4月达武获得了许多表现自我的机会当他在迪尔海姆横渡莱茵河并且捕获了与皮什格鲁将军有联系的奥地利将军KLINGLIN。
第二年达武被选入英格兰军团,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他的朋友德赛将军将他介绍给了波拿巴将军。波拿巴采纳了德赛的建议并让达武指挥埃及军团的一个骑兵旅。到达埃及后,在七月份的金字塔战役中达武受命指挥德赛师的骑兵。由于一场重病,达武不得不一直呆在开罗直到12月份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健康重返德赛师。几个月后他就带着他的士兵加入到战斗中,他们在苏瓦吉,tahtah,samanhout,louqsor, Bir el Bahr, Bendhadi,战斗,最后在阿布基尔取得胜利。达武和德赛没有选入与拿破仑一同返回法国。


当新的司令克莱贝尔将军召开会议去讨论在埃及撤军时,达武发表了反对撤军的声明,他认为军队还有获胜的能力。当他意识到舆论倒向撤军的一边时,他同意签订正式的撤军协议以显示他与其他将军是一致的。后来克莱贝尔将军承诺要将他晋升为少将时,达武拒绝了这次晋升因为他不想让别人认为在会议上妥协为他带来这次晋升。


撤军谈判结束后,达武和德赛在1800年3月从亚历山大启程返回法国,然而在返回途中却被英国海军上将基斯俘虏。尽管法国与英国达成协议为他们提供安全返回法国的通道,他们被监禁数月,最终在5月份到达土伦港。德赛立刻加入第一执政官波拿巴和他的预备军团。然而达武却留在了隔离区,在那儿他得到了他的朋友德赛在马伦戈阵亡的消息。7月份达武得到了他将晋升为少将的消息,这是他第三次被授予这个军衔,这次他接受了。那年年末他负责指挥意大利军团的骑兵在莫林和波佐洛战斗,直到1801年7月返回法国。


帝国元帅


一回到法国,达武被任命为骑兵总监和执政府卫队掷弹兵指挥官。在得到这些新任命期间,他迎娶了勒克莱尔将军的妹妹艾米.勒克莱尔,这样他与拿破仑成为了亲戚,因为拿破仑的妹妹嫁给勒克莱尔将军,同样的弗里昂将军也娶了勒克莱尔将军的另一个妹妹。在未来的岁月他会随身携带装有艾米画像的怀表。在1803年他负责管理布伦大营,在1804年达武被晋升为元帅,他也是第一批晋升帝国元帅中最年轻的。他被授予更多的荣誉,达武成为近卫军兵种荣誉上将”(Colonel General of the Imperial Guard),被授予了荣誉军团大军官级勋章,荣誉军团大鹰级勋章。
他的军旅生活中有了一次休假,达武到欧塞尔旅行并会见了他的老师。由于这所军校在大革命期间被关闭,这次会面后达武打算重开这座军校,并推荐他的老师作为校长,第二年他的愿望得到实现。


回到军营,达武负责指挥第三军并且带领他们参加了1805年战役,并在玛丽亚采尔和阿姆施泰滕获得胜利,接下来又强行军准时参加了奥斯特里茨战役。在奥斯特里茨他指挥大军右翼而且在整场战斗中他胯下有四匹马被击中。


第二年,当普鲁士向法国宣战时,拿破仑和大军团迅速行军以作出回应。达武依旧指挥第三军,他们在奥尔斯泰特遭遇了普军主力此时法军的主力已经在耶拿投入战斗。尽管敌我比例超过了2:1,达武还是成功的击败了普军,使普军遭受重创。为了表彰这一壮举,当普鲁士的首都被攻陷后他的军被允许第一个进入柏林。


由于与俄国人的战争还在继续,1806年末第三军进军波兰,达武在纳谢尔斯克和戈维明取得胜利,第二年2月又参加齐格尔霍夫战役和埃劳战役。在埃劳战役,他又一次指挥右翼达武策马穿梭与他的士兵中间并发表了四次演讲以鼓舞他们的士气,他告诉士兵们“勇士将光荣地死在这里,懦夫则会活着去西伯利亚的荒漠。”那年6月当俄军的本尼格森将军向内伊的第六军发动奇袭,达武立刻集结他的队伍增援内伊,但是他的部队距离内伊太远。达武派出一名信使骑马向内伊部队的方向前进,而这条正是俄军最有可能遇上这名信使的道路,并且这名被俘的信使把达武传递的假消息给了本尼格森,延缓了俄军的前进,为内伊提供了重整军队的空间也为法军的反击争取了时间。


随着弗里德兰战役的结束,达武参加了提尔西特条约签订仪式。在那天晚上,他和乌迪诺用他们的手枪射击熄灭了蜡烛的火焰。在这个仪式后,达武被任命为华沙大公国总督,这使得他成为了波兰最高的军政长官。尽管他地位显赫,战无不胜,但是达武从来没有依靠这些战功来为自己牟取私立,然而现在他发现为了维持法国元帅级别的生活而陷入经济危机。1807年拿破仑增加了达武的收入,并告诉纳博衲“这是有必要的我给与他的财富,因为他自己不会去私自获得这些财富”。在1808年为了纪念他的胜利,他被授予奥尔斯泰特公爵。不久之后他被赋予指挥莱茵河流域的军队的权力,莱茵河以东的军队基本上都由他节制,因为皇帝正忙于半岛战争。


1809年4月,当奥地利人使用武力进攻法国的盟友时,达武尽管不同意一些作战命令,但他还是忠诚地执行贝尔蒂埃元帅的这些命令。当拿破仑来到前线接管了指挥权,战事开始好转。达武在坦恩,希灵,埃克缪尔和雷根斯堡战斗。由于桥梁损毁在整个阿斯佩恩-埃斯林战役中他的部队没有投入战斗,但是六周后在瓦格拉姆战役中他指挥大军右翼,并再次取得胜利。他又一次在战役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达武因为这次胜利被封为埃克缪尔亲王。战争结束后,达武受命指挥德意志地区的军队,除了在巴黎休假,他把时间都花在这里。
1812—1815的战役


在1812年,达武元帅致力于征俄军队的集结,当远征开始后,他负责指挥第一军。在整场战争中他占领了明斯克,攻陷了鲍里索夫,又在莫吉廖夫打败了巴格拉季昂,也参加了斯摩棱斯克攻坚战。在拿破仑面前达武与缪拉元帅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因为达武认为缪拉浪费了大量的骑兵,这是一种白白让他的部下送死的行为。拿破仑并没有打断他们的争吵,随后他下令让两位元帅继续合作,尽管这个命令没有产生他所希望的合作。第二天缪拉开始向敌人发动进攻,他下令步兵前进,然而达武骑马来到他们面前,命令步兵停止前进。达武拒绝执行缪拉的命令,认为这样的进攻毫无意义,只是在浪费兵力。因此缪拉派贝拉德向拿破仑请求从达武的军团中分出一个师归他指挥。这只能暂时解决这个问题,同时贝拉德也使缪拉冷静下来,不再坚持与达武决斗。


在博罗季诺战役中,达武被炮弹击中腹部,但是幸运的是他只受了轻伤。他强忍剧痛,继续指挥作战,随后他的大腿也中弹了,但他依然不下火线继续指挥战斗直到战斗结束并且他的军队开始休息。当军队开始从莫斯科撤退,达武在莫洛雅罗斯拉维茨战斗,随后负责指挥了一周的后卫部队,直到拿破仑认为内伊更有能力胜任这个职位而撤销这个命令。在大撤退期间,他的部队被敌人从大军团中分割出来。他尝试突破了敌人的阵线当欧仁的部队转过来帮助他时。不久之后拿破仑离开军队返回巴黎,他命令缪拉指挥军队,然而缪拉也很快就抛弃了军队。当缪拉宣城拿破仑是个疯子并打算离开军队回到那不勒斯时,达武斥责他,并告诉他他是那不勒斯的国王但他的王位来自拿破仑的恩赐和法国人民的鲜血。缪拉却毫不在乎,并在此后不久离开了军队,指挥权交给了欧仁。


一回到盟国的国土上,在1813年3月达武负责指挥驻扎在德意志地区的第一军。他成功的保卫了德累斯顿,然后又占领了汉堡。他指挥十三军在劳恩堡取得了胜利,随后他负责维持汉堡的秩序并守卫汉堡。法军被不断逐出德意志,同时拿破仑退位的消息也传来了,但他拒绝相信这条消息,并认为这是一条假消息。他还在继续坚守汉堡,并拒绝投降。直到他的堂兄来到汉堡,并将拿破仑退位的消息传递给他,这回他才相信这是真的。但他仍然没有放弃这座城市,而是等待新政府的命令到达。因为他没有在听到拿破仑退位的消息就立刻投降,他随即被波旁王朝强制退役。
当拿破仑从厄尔巴岛归来时,达武再次向拿破仑效忠。他想成为战地指挥官,所以当拿破仑提出让他担任战争部长时,他不是很高兴。但是拿破仑说服了他接受这个职位,因为拿破仑考虑到在对部队的动员,对后勤的管理上达武是最好的。在法军输掉滑铁卢战役后,达武开始加强巴黎的防御,并试图说服拿破仑加强对政府的控制,并开始独裁,但是皇帝还是退位了。这时达武接管了军队,随后他与反法联盟谈判,要求联军保证巴黎的安全和赦免加入拿破仑阵营的将领。由于达武手中还有大量法国军队,所以反法联盟答应了他的条件。不幸的是,波旁王朝没有遵守大赦协议,并且敌人们也拒绝停止迫害加入拿破仑阵营的将领。达武再次被强制退役,并被驱逐出巴黎,由于没有了军事收入他陷入了经济危机。

● 相关推荐更多>>
◇ 资源资料